王玉主:脆弱的超级大国?——从《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看美国怎样认识中国

  • 时间:
  • 浏览:0

  Susan L. Shirk, China: Fragile Superpower (Oxford a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4007).

  4007年4月,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全球冲突与媒体企业合作研究所所长谢淑丽(Susan Shirk)教授的新作——《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China: Fragile Superpower)一书。

  作为知名的中国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专家,又曾在克林顿执政期间担任过负责中美关系的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教授是美国学者中对中国政治有较深入认识的人士之一。目前,中美关系正经历比较微妙的时期,美国国内对中国经济没法来越快崛起的担心不断增加。加深相互了解、尤其是充分认识对方的决策环境是中美双方出理 冲突、保持媒体企业合作的关键。正因没法,她的这本新书被认为是解读中国内政外交的“适时的重要著作”(奥尔布赖特语)。正因没法,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前国防部长佩里在内的诸多前政要,以及资深中国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专家斯坦福大学教授Andrew Walder、哈佛大学教授江忆恩等都给与了此书很高的评价。

  凭借多年对中国什么的什么的问题研究的功底以及作为外交官的独特经历,谢教授在本书中力图从中国领导人面对的决策环境淬硬层 出发,来分析中国一些重大外交决策的出台背景。其基本的分析逻辑为:后后 制度及其它一些历史由于,尽管中国经济的发展使中国国际地位大大提高,后后 具备超级大国的实力,但国内长期积累的一些什么的什么的问题没法得到有效出理 ,随时一定会演变成大规模危机的后后 ,威胁政治稳定。这好多好多 其所说的“脆弱的超级大国”的含义。受国内你你这一 环境的约束,中国领导人在面临国际危机时往往更担心你你这一 危后后 引发国内的不稳定。对国内政治稳定的过度关注则使其非要灵活应对国际危机,这使危机更容易升级。说得更直白一些好多好多 :作为唯一的霸权,美国希望中国在出理 国际关系、尤其是出理 与美国的利益冲突时,能非要否是 穷的忍受力,但后后 中国国内矛盾的处在与激化、民族主义势力的发展压缩了中国在外交中的妥协空间,后后 中美冲突的后后 大大增加。

  循着你你这一 逻辑,本书共分为九章,前三章主要阐述其关于中国外强内弱的观点,第四章主要从媒体和互联网淬硬层 来探讨民族主义发展对中国政治稳定的影响。第六、七、八三章分析了中国外强内弱对中日关系、台海什么的什么的问题的出理 以及中美关系的影响。在她看来,中日关系、台海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一定会后后 与内部内部结构危机处在反应引起冲突的不稳定因素。具有结论性质的第九章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加,中国内部内部结构的脆弱性对美国是并都有威胁。

  为了论证国内政治考量对中国领导人外交决策的影响,谢教授分析了其任内经历的中美之间处在的一些危机(如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中美撞机等事件)。她认为,即使在面临国际危机时,中国领导人关注的仍是首先保持国内政治的稳定。同类,在分析美国轰炸中国使馆你你这一 外交危机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上,她认为正是后后 当时中国国内有法轮功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事件又处在在距离6月4日不远的5月底,中国领导人后后 担心你你这一 事件会引起国内的不稳定,才在克林顿总统正式道歉后仍允许学生到美国驻华使馆示威。

  当然,谢是从有一个 美国人的淬硬层 来看什么的什么的问题的,试图把中美关系中的一些什么的什么的问题归咎于中国国内的政治。但实际上,即使排除对国内政治稳定的考虑,作为维护民族尊严的必要举动,示威也是必然要进行的。诺贝尔获得者谢林教授在400年代的著作中就曾说过,攻击别国使馆后后 由于宣战。后后 ,尽管事后美方解释是后后 失误造成了悲剧并道歉,但学生示威仍是合情合理的举动。谢教授把什么的什么的问题归咎于中国内政的潜台词在于,后后 美国是超级大国,后后 即使“误炸”了中国的使馆,由总统出面道个歉也就足够了。后后 仅从外交上着眼,中国政府不该再有更多期待。这显然是霸权思想在作祟。

  尽管对其所持观点大家还有好多好多 可讨论之处,但阅读此书更重要的一些在于,大家要通过作者的分析来了解美国是要怎样认识中国的。在这方面,大家能非要看后如下两点:

  第一,美国更多从中国内部内部结构的什么的什么的问题来推断中国的外交政策走向。哈佛大学教授普特南认为政府在出理 国内、国际什么的什么的问题时倾向于依靠国内什么的什么的问题向别国施压或依靠国际环境在国内获得优势,被称为“双重博弈”理论。在本书中,谢淑丽教授表达了前述博弈的并都有逆向效应,即用国际什么的什么的问题来冲淡国内矛盾。具体来说,谢教授认为伴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的媒体、互联网使任何什么的什么的问题的扩散淬硬层 都达到空前的淬硬层 ,后后 中国领导人对于稳定的担心与日俱增,在处在国际冲突时具有向外转移矛盾以维护内部内部结构稳定的倾向。而中国内部内部结构不稳定事件的突发性、不选着性则使中国的外交决策不可预测。同类在未来出理 台湾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上,后后 会后后 大陆民主主义不断高涨的压力而将中美关系上放第二位,采取美方不愿看后的方式。

  第二,美国重视案例分析,往往以几块案例推断大的趋向。尽管一些经济学家(比如伯克利教授Eichengreen)很早就对国际政治研究中的案例分析方式提出质疑,认为建立在案例基础上的结论不具有普遍适用性,后后 计量分析方式在国际关系领域也已广泛应用,但大家看后本书中谈到的分析方式仍然是解剖一些案例。从目前的状态看,案例分析在双边关系分析中还是有点痛 要的。尽管在中国人看来,她你你这一 依靠案例分析得出的结论忽略了中国几千年历史、文化传统对于中国政治、外交理念的影响,但大家不得不承认这好多好多 美国认识世界的方式,这并一定会针对中国的。

  虽说作者写作此书的目的是要告诉美国人中国的外交决策背景,所谓打开“中国政治的黑匣子”,但它对中国人了解美国的中国认知形成过程一定会重要帮助。

  最后有一个 非要注意的什么的什么的问题好多好多 本书对中国崛起什么的什么的问题的讨论。在目前美国有关中国崛起的辩论中,芝加哥大学教授米尔斯海默的看法是有一定影响的。他认为中国经济的崛起必然由于中国扩张,像美国那样行动,从而引起中美的利益冲突。谢教授看来不用说完全同意米尔斯海默的观点。她认为,尽管中国内部内部结构处在的脆弱性使其具有向外转移危机的倾向,但这只增加了冲突的后后 。而中国崛起造成的综合国力提高则一方面使中国更容易向外转移危机,本人面使潜在冲突的成本大大提高。后后 ,一些国家在出理 与中国的冲突时采取的方式后后 不恰当,就后后 引发大的危机。中美之间后后 中日、台湾等什么的什么的问题尤其具有冲突的危险。

  然而,她虽不认为中国具有更大的攻击性倾向,但有一些却是与米尔斯海默教授相同,即都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会加剧冲突的后后 ,看来这好多好多 美国人的基本立场。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829.html 文章来源:《当代亚太》400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