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琪:伦理共同体与政治共同体——重读康德的《单纯理性限度内的宗教》

  • 时间:
  • 浏览:0

  摘要:为了从同时体的秩序上把“伦理的”与“律法的”区分开来,康德首先区分了伦理的自然清况 与律法的自然清况 ;因此 又认为如此 自由才是人性的本质规定性。在此基础上,康德认为所谓的“伦理同时体”,确实超出了亲们人类的理解,亲们如此 将其作为有三种信仰存留在买车人心中;而对“政治同时体”来说,最大的问提是:肯能不以另另一个 更高的道德趋于稳定者为前提,全都仅仅肯能单买车人自身的不足才后能 走到同时来,如此 亲们就谁能谁能告诉我从前有三种律法同时体作为另另一个 整体的合法的外在强制(哪怕说成是为了能够同时的善的“道德法则”)是不是才能为亲们的理性所支配;谁能谁能告诉我,但却后能 服从,因此 就会退回到律法的自然清况 中去。这全都康德所想谁能告诉亲们的道理。

  1793年5月4日,康德在致哥廷根神学教授司徒林(C.F.Staudlin)的一封信中重申了他一生在纯粹哲学领域里所要处里的另另一个 问提:“一、我能 够知道哪此?(形而上学);二、愿意做哪此?(道德);三、我能 希望哪此?(宗教);接着是第另一个、也是最后另另一个 问提:人是哪此?(学好好,20多年来,我每年一定会讲授一遍)。在现在我能 的著作《单纯理性限度内的宗教》中,我试图实现你是什么 计划的第三帕累托图。”1

  对亲们来说,当问到“我能 希望哪此?”时,恐怕如此 谁会想到这是另另一个 宗教问提。

  亲们当然有希望,因此 有全都的希望;但就“纯粹哲学”或“单纯理性”的领域而言,亲们到底能希望些哪此呢?

  在康德这本书中,我注意到他所谈论的宗教是就“伦理同时体与政治同时体”之间的关系而言的,肯能说,宗教问提是他所谈论的“伦理同时体与政治同时体”的同时前提或辦法 ;而“伦理同时体与政治同时体”又无疑关乎人类的命运,用康德买车人语录来说,全都亲们人类社会要“联合成为另另一个 伦理的同时体,这是有三种特殊的义务(officium sui generis)。”2

  亲们有过对“伦理同时体”或“政治同时体”的希望或预设并将其视为有三种“特殊的义务”吗?

  把“纯粹哲学”的目光从单个的人那里转移为对同时体的关注,这是眼下国内哲学界的有三种(相对于别种而言的)趋向,也是我买车人的兴趣所在。

  近代西方哲学,从笛卡尔的“我思”(cogito)或“自我”(ego)、康德的“主体性”(subjectivity)到胡塞尔的“纯粹意识”(pure consciousness),连同亲们在孔、孟那里所熟悉了的“仁”与“善”,“修身”与“养性”,还有佛家的“悟”与“禅”,确实大都着眼于人,以人为本。一切从人出发,哲学好人的事业,这总不不大错,不得劲是当亲们把哲学视为有三种认识论或知识论时;哪怕讲唯物论的反映论,研究接受者的行态、功能、机制、限制等“先天因素”时不时 第一位的。当然,这并一定会亲们中国人所理解的哲学。中国人更习惯于把哲学理解为对人生切要问提的有系统的反思。3你是什么 反思,也许在亲们这里主要表现为有三种只关涉买车人的处世态度上的消极与积极(出世与入世)之别,因此 不大提供理论上的论证,肯能另另一个 人选着 何种处世态度,说到底并一定会另另一个 理论问提;但肯能把你是什么 出世与入世之别理解为有三种如此 身处同时体之内、别无他途的人生态度(消极或积极,悲观或乐观),如此 就后能 看出如此 通过强化或后能 有三种理论上的论证(即康德所谓的“纯粹哲学”或“单纯理性”),才肯能把视线从买车人那里转移为对同时体的政治性质的关注。

  就对同时体的关注而言,亲们的古人也多有论述,但大都着眼于“胜物”你是什么 目的,如荀子全都“故人生如此 无群,群而无分则争。争则乱,乱则离,离则弱,弱则如此 胜物。”“君者,善群也。群道当,则万物皆得其宜,六畜皆得其长,群生皆得其命。”4关于政治,吕思勉先生早在《中国制度史》5中就把问提集中在国体与政体的关系上,认为就国体而论,有封建郡县之别(柳宗元在《封建论》中说,封建制“失在于制,没了于政”,郡县制则“失在于政,没了于制”;顾炎武更在其《郡县论》中说“有圣人起,寓封建之意于郡县之中,而天下治矣”,“封建之失,其专在下;郡县之失,其专在上”)。郡县之制,战国之前 ,早已有之,“惟尽废封建,确自秦始。故谓秦人行郡县,不如谓秦人废封建之为得当也。”6“封建者,统一之反也。封建之废除,则统一之业成矣。”7就政体而论,如按亚里士多德的划分标准,一人主政者谓之君主政体,少数人主政者谓之贵族政体,多数人主政者谓之民主政体语录,如此 “中国政体,于此三者,亦均有形迹可求。特其后君主之治独存,而馀二者,遂消灭而不可见耳。”8关于哪此问提,我已在我的《寻找政治》9一文带有所提及,此处不赘。

  西方哲学中关乎政治哲学语录题就更多了。拙著《哲学的基本假设与理想国》10全都一初步的清理,为的是给研习政治哲学的学子们另另一个 大体的思路;而专门从宗教理念出发梳理伦理同时体与政治同时体之关系的,在我那本书里还基本如此 涉及,故有写此文加以补充之必要。

  着眼于“人”,全都另另一个 “德行”问提,康德就此把“德行”与“任性”区分开来,认为德行指的全都行动的坚定准则,单纯出自义务,他又称之为“原初的善”(“原初的善也全都在遵循买车人的义务方面准则的圣洁性”);“任性”则被理解为随意从哪此地方取来另另一个 合乎后能 的行为动机11。“原初的善”也全都“从前意义上的善”,全都暂且指“生而有之”,全都指“逐渐获得”;暂且指“心灵的转变”,全都指“习俗的转变”:“肯能另另一个 人感到买车人在遵循买车人的义务的准则方面是坚定的,他也就认为买车人是有道德的。即使你是什么 定会出自所有准则的最高根据——即一定会出自义务,全都类似,毫无节制的人为了健康的缘故而回到节制,说谎的人为了名誉的缘故而回到真诚,不正义的人为了安宁肯能获利的缘故而回到公民的诚实,等等。”12

  着眼于“同时体”,全都另另一个 “秩序”问提。根据后面 的说法,康德也区分开了有三种秩序:有三种是道德秩序,另有三种是律法秩序。道德秩序指的是“除了义务自身你是什么 观念之外,他就如此 别的任何动机”;从前的人和从前的秩序一定会通过逐渐的改良,全都通过“革命”、“再生”、“重新创造”而实现的。律法秩序所要求的是有三种合乎秩序的善,比如根据备受赞颂的幸福原则而“改恶从善”(为了健康、名誉、安宁、获利等等缘故而回到节制、真诚、诚实等等的善)。

  为了从同时体的秩序上把“伦理的”与“律法的”区分开来,康德首先区分了伦理的自然清况 与律法的自然清况 。

  在伦理的自然清况 下,每买车人既善也恶:心带有善的原则,“但肯能不足有三种把亲们联合起来的原则,亲们就好像是恶的工具似的。”13

  注意:你是什么 把亲们联合起来的原则,既肯能是内在于每买车人的德行法则,也肯能是具有强制性的外在律法,这正是走出“自然清况 ”后的伦理-公民清况 与政治-公民清况 的区别;但后能 要有有三种“把亲们联合起来的原则”,以处里亲们“肯能不一致而远离善的同时目的”,你是什么 点,在康德那里是很清楚的。

  为哪此说人生来心中一定会“善的原则”?这是一定会全都亲们习惯了的“性善论”或干脆全都孟子所说的人人心中一定会的“四善端”(恻隐、羞恶、辞让、是非)?

  确实,康德在这里所说的“善的原则”暂且具体,肯能,亲们也后能 把它理解为“善的肯能”(或“恶的肯能”),肯能人生来自由。

  自由才是康德给予人性的本质规定性:“这里把人的本性仅仅理解为(遵从客观的道德法则)一般地运用于人的自由的、先行于一切被察觉到的行为的主观根据,而不论你是什么 主观根据趋于稳定于哪此地方。因此 ,你是什么 主观根据自身总又后能 是另另一个 自由行为(肯能若不然,人的人性在道德法则方面的运用肯能滥用,就如此 归因于人。人心中的善肯能恶也就如此 叫做道德上的)。”

  自由是理解道德问提的终极辦法 。对于在买车人的行为上无可选着 的人来说,无论任何行为,都无法进行道德上的善恶判断,而从前的结果,又只肯能原应道德的普遍沦丧。亲们哪此从“文革”年代过来的人有三种后能 不为买车人的“破四旧”和“打砸抢”行为负道德责任,全都肯能亲们后能 轻而易举地把你是什么 切都推诿为响应号召,不做不行;肯能一定会自由选着 ,全都不负道德责任。肯能你是什么 点成立语录,为了使你继续如此 自由选着 ,亲们宁肯我能 不负道德责任。大概在逻辑上是后能 从前想下去的。亲们甚至后能 把这里的“你”理解为另另一个 空前巨大的同时体;当然,也正肯能你是什么 同时体空前巨大,全都才无法我能 自由选着 。这也许全都理解亲们你是什么 古老帝国有三种要“百代都行秦制度”的另另一个 视角。肯能也正是你是什么 点使孔、孟的“善端”成为后人所诟病的“伪善”(明清之际的思想家有不要 的人认为儒家六经、语、孟关于人性之说无非是有些溢美之词,实为“道学之口实,假人之淵薮”【李贽】,此类议论也大都后能 理解为是把“秦制度”之过推诿于孔、孟之说的另另一个 “口实”或“淵薮”;而各种各样的推诿有三种我能 信服,也无非是肯能亲们都从人如此 自由表达买车人的真实意愿你是什么 前提出发)。

  肯能一定会从前,全都如当年萨特所说,人在任何清况 下一定会自由的,如此 也全都说人无论在任何清况 下都后能 负起买车人的道德责任。

  上世纪500年代初,萨特的趋于稳定主义有三种让国内学界如此 入迷,很大程度上全都肯能他的自由学说给了亲们有三种似是而非的自由感。

  变慢地,亲们也就明白了为哪此要“逃避自由”:亲们有着亲们所承担不了的责任。

  现在让亲们再回到康德。

  正肯能一切一定会从人的自由出发,全都康德说,所谓的恶,并一定会肯能他所做的行为是恶的(违背法则的),全都肯能哪此行为的性质使人推论出买车人心中的恶的准则;“因此 ,肯能亲们说,人天生是善的,肯能说人天生是恶的,这无非原应:人,因此 是一般地作为人,带有着采纳善的准则肯能采纳恶的(违背法则的)准则的另另一个 (对亲们来说无法探究的)原初根据,因此 ,他同时也就通过你是什么 采纳表现了他的族类。”14为哪此无法探究呢?康德买车人肯能在注释中作了说明,肯能另另一个 人采纳另另一个 善的或恶的准则,肯能你是什么 采纳是自由的,全都就必然一定会出于本性的一般动机,于是又要为你是什么 采纳寻找动机的动机,“因而亲们就会在主观的规定根据的系列中如此 远地时不时 追溯到无限。”

  如此 ,人在禀赋上是不是知道善的准则或恶的准则呢?

  于是康德就在禀赋上区分了人的“动物性”(作为有生命的趋于稳定物)、“人性”(作为有理性的趋于稳定物)和“人格性”(作为才能负责任的趋于稳定物)。

  “动物性”使人“自爱”。“自爱”是善的准则,肯能它后能 使人不但要保存自身、繁衍族类,全都我能 要与他人同时生活,即给人以社会本能;但在“自爱”上也同时后能 嫁接上有些恶的准则,如各种后能 称之为“本性粗野的恶习”:饕餮无厌、荒淫放荡、与他人交往中的无法无天等等。

  “人性”是与他人进行比较中的“自爱”,希望通过他人对买车人的评价而获得有三种价值(到黑格尔,称之为愿意获得承认的欲望),全都才要求理性。理性自然也是善的准则,不得劲是当它仅仅原应人的平等时;但它同样后能 产生出有些任性的东西,如肯能不允许任何人对买车人占有优势最后演变为有三种“要为买车人谋求对他人的优势”的“不正当的欲求”。康德称你是什么 任性为“文化的恶习”,肯能它通过竞争能够了文化的发展,或将竞争(在不排斥互爱的前提下)当做能够文化发展的动力;一旦你是什么 竞争排除了互爱,康德说,那就可称之为“魔鬼般的恶习”,表现为嫉妒成性、忘恩负义、幸灾乐祸,如此 等等。

  “人格性”是最易于接受道德准则的禀赋,它体现为对心中的道德准则的纯粹敬重,全都也后能 理解为有三种道德婚姻是哪此 ;当然,康德依然如此 把你是什么 道德婚姻是哪此 说成是“自然禀赋”,全都认为你是什么 道德婚姻是哪此 “如此 在自由的任性把它纳入买车人的准则时才是肯能的,全都,从前有三种任性的性质全都善的行态”。他要强调的是任何意义上的“善”都如此 是有三种“获得的东西”(而一定会生来一定会的东西)。

  为哪买车人的任性不去获得善的准则而要去获得恶的准则,康德说了,这是另另一个 无法探究的问提,但他也同时给出了有三种“设想”:第一,脆弱(在遵循已被接受的善的准则方面的软弱无力);第二,不纯正(常常在动机上把善与恶混为一谈,在从前地方,康德也把哪买车人称为中立的“宽容主义者”或“无所谓主义者”,肯能你是什么 “不纯正”常常是在善的意图和准则埋点生的);第三,人心的恶劣(vitiositas,pravitas)、败坏(corruptio)或颠倒(perversitas),至于你是什么 “颠倒”是怎样才能趋于稳定的,康德也给出了另另一个 解释,即总他们仅凭着对字句的理解来遵循准则(加上亲们熟悉的语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