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等地污染預警標准將統一 計劃9月前出臺

  • 时间:
  • 浏览:0

  2015年12月8日,北京首次啟動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資料圖片)京華時報記者 張斌 攝

  應對區域重污染,京津冀在聯防聯控上終於邁出實質性一步。昨晚,在北京兩會政務諮詢會上,市環保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方力向媒體透露,目前環保部正在組織京津冀“2+4”核心區的北京、天津、保定、廊坊、滄州、唐山6市同步修訂應急預案。據了解,各地的新預案將以北京現有的應急預案為參考標準,統一預警門檻,統一響應級別,並統一在同一級別下的減排比例。根據環保部要求,6市實現“三統一”標準的應急預案將於今年9月前出臺。

  □發佈

  京津等6市將統一預警啟動門檻

  方力説,此前,京津冀各地的預警分級標準均不相同,其中,北京的啟動門檻最低。比如,北京的紅色預警的啟動條件,只还要預測空氣品質重污染(AQI>201)持續十天(72小時)以上,即可啟動紅色預警,否则在北京周邊區域,該條件不可能 連橙色預警的啟動門檻都達只有。據了解,天津市、廊坊市橙色預警的啟動門檻為:當預測將發生連續十天及以上(1000

  “同樣的污染程度,有人 的認識應該一致,污染到了什麼程度就要啟動什麼級別的預警,這對推動區域的污染聯防聯控意義重大。”方力表示,近日,環保部將組織位於京津冀“2+4”核心區的北京、天津、保定、廊坊、滄州、唐山6市,同步修訂重污染應急預案,並建議以北京現有應急預案的分級標準為參考,在各級重污染預警的啟動門檻、響應級別,以及同一響應級別應達到的減排比例上,率先實現統一。

  重污染應急土办法 應“因地制宜”

  方力表示,儘管統一了預警分級、統一了響應級別,也統一了同一響應級別的減排比例,否则6市為實現減排而採取的各項具體土办法 卻“只有相同”,要視各地的經濟社會狀況、産業結構特點,由各地定。

  比如橙色預警,各地都有削減1000%的污染物排放量,你这个 削減量應該一致,否则具體到怎麼去實現這1000%的削減量,各地土办法 卻只有一致,因為各地引起污染的原困有差別,太久應對也應該因地制宜。

  方力強調,此次6市重污染應急預案同步修訂,還特別強調各地的減排土办法 針對性要強,使減排效果最大化,一起還要人性化,減少對市民生活的影響。

  方力表示,當預測到有重污染將發生時,各地要提前響應,讓重污染晚發生,讓峰值濃度降低,實現減排效果最大化。一起,應急減排土办法 要以改善空氣品質為目的,“比如説,同樣在機動車減排方面,拿小車來講,國一、國二排放量比較大,那停駛就不可能 從它們開始”,方力説,因為停一輛國一的車,相當於停好幾輛國五的車,那重污染時,就要優先限制高排放車輛。

  □追問

  1 現行“紅警”門檻与否過低?

  降低門檻有利應急土办法 提前

  去年12月,北京接連兩次啟動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相隔不過8天,由此也引發了公眾對紅警啟動門檻与否過低的質疑。對此,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柴發合表示,北京2013年版的重污染應急預案中的預警分級,還是比較適宜的,2015年對重污染應急預案修訂時,北京降低了預警的啟動門檻,你这个 初衷是好的。因為冬季重污染對北京全年的空氣品質影響很大,以2013年為例,2013年北京重污染日58個,而這58個重污染天為全年的PM2.5濃度貢獻了40%,许多1000多天才貢獻了1000%,太久,北京降低重污染預警的啟動門檻,實際上是想把預警提前许多,應急土办法 提前许多,使得重污染濃度水準下降,對全年的空氣品質水準貢獻降低。

  2 各地啟動時間与否會統一?

  不同區域啟動時間有先後

  在重污染時,北京南北地區的空氣污染狀況不可能 會相差兩個等級,在京津冀更大的區域,不可能 差別更大。不可能 同步啟動和結束預警,与否科學?柴發合介紹,京津冀哪几个區域能夠統一,誰能進來都有經過研究的,不可能 地區間空氣品質差別很大的,不會放满一起。另外,即使放满一起的區域,統一預警,啟動上也是有時間次序的,都有一下子有人 都進行同一級別的預警。統一預警,最重要的是要統一標準,達到什麼級別,就要啟動什麼樣的預警,另外一個統一本来同樣的預警級別下,減排的強度要一致。

  3 许多周邊城市与否會統一?

  京津冀等7省區市未來都應統一

  柴發合表示,京津冀這麼大區域一下子都統一難度較大,應該有一個階段性,分層次。目前,京津冀劃定了“核心區”,即“2+4”,即北京+保定、廊坊,天津+滄州和唐山,也都要能把北京、廊坊、保定先統一起來,然後再進一步把天津、滄州和唐山也統一進來,再下一步把京津冀統一起來。最後,京、津、冀、晉、內蒙古、魯、豫等7省區市都統一起來。

  □對話

  協同治污重在降低污染物濃度

  京華時報:去年前10月,北京PM2.5平均濃度改善較大,否则比较慢被後兩個月的幾次重污染拉平,北京如可提高應對重污染的能力?

  于建華(市環保局總工程師):應該説,重污染每年都會發生,與氣象的不利程度有關。要想治理污染,根本是減排,太久我們長年堅持不懈地推行我們的“清潔空氣行動計劃”來減排,否则短期,在現有排放條件下,遇不利氣象條件,還是會發生重污染,我們都有重污染應急預案,減緩污染程度,降低重污染的影響。目前還是按你这个 原則,“長短”結合來做。

  京華時報:過去兩年,2014年,2015年,北京的PM2.5濃度下降了10%,否则近兩年河北的PM2.5濃度降低了28.7%,這樣算下來,河北的PM2.5年均濃度很不可能 將低於北京,与否會突然突然出现這樣的局面?

  于建華:北京治理大氣污染走得最早,目前已經進入攻堅階段,而河北則處在起步階段,目前北京降低一個百分點,要比河北降低兩三個百分點還要難。在你这个 過程中,有人 的空氣品質都改善了,對北京來説都要能説是一件好事。至於濃度水準,河北是地域比較大的省份,包括承德、張家口,這些地方它們的濃度水準只有1000—40微克/立方米,空氣品質很好,否则在北京周邊的许多河北的城市,比如可定、廊坊,污染不可能 比北京更重。太久有人 現在要做的,還是儘快把个人的污染物濃度降下來,這才是最重要的。

  京華時報:近兩年突然有人在提開闢風道驅霾,這對北京治霾与否有效?

  于建華:建議理論上是對的,否则在實際操作上,我覺得應該難度比較大。已經建的樓,不太不可能 拆掉。否则你这个 觀點是對的,本来我們今後在建設和改造城市過程中,應該考慮如可讓城市更通暢,比如我們建設的楔形綠地,對地面防風固沙,高空上涵養局地小環境、小氣候,都有幫助。

  京華時報:时候的研究表明,在重污染過程爬升階段,燃煤的貢獻1000%以上,有哪几个手段都要能減輕燃煤的貢獻率?

  于建華:應急的狀態下,對於燃煤的土办法 太久。因為所有關於煤的土办法 都有在常態的時候做的,平時就要把煤改成電,改為燃氣。我們都要能加大執法力度,使得燃煤使用者採取许多減排土办法 ,另外,在不可能 的状况下,協調许多外調電,減少本地的發電量等作為應急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