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周刊:中国私企大崩溃

  • 时间:
  • 浏览:0

  民间资本最活跃的中国大陆温州,9月来不断再次出现暴力讨债、企业老板出走和自杀事件。企业主逃跑欠下的债务动辄数千万、上亿元,牵连所及,供应商、上下游也有被累得陷入绝地,此起彼伏的骚动惊心动魄。

  有增值意愿的民间闲散资金,和可不会能资金维持发展的企业,就好比一杯溶剂中的正负电子,我希望不强行阻隔,总会自发地聚集在同去,从而生成一个多多 稳定的化合物。正常人类社会清况 下也有原本的景象,不过在当今中国大陆,正负电子却因人为隔离所产生的高强电压而无法结合。

  温州老板大逃亡现象,仅仅是中国私人企业境况的缩影。在中国絮状央企、国企与民争利,制度性歧视私人企业的前提下,私人企业倒闭潮恐愈演愈烈。老板举债逃亡的骨牌效应,何处有解?

  中国大陆私人企业资金链断裂风波愈演愈烈,风暴眼浙江温州连月来不断再次出现暴力讨债、企业老板出走和自杀事件。事实上,中国中小企业困境是全面的,而温州、东莞、上海尤为突出。

  从今年初以后刚开始,中国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日益艰难。温州、东莞、上海中小企业的经营困境都可不会能说是整个中国中小企业的缩影。

  《新纪元》记者采访发现,造成中小企业生存难关的意味着是多方面的,除了通货膨胀,人力、原材料成本增加,内需不振,结构经济环境不佳,人民币升值,央行收紧信贷等因素之外,政府的各种费用也给企业增加了负担。

  温州老板大逃亡

  温州曾有着几十万家中小企业,温州的产品卖向世界各地,当地中小企业的生存清况 是中国中小企业的晴雨表。

  温州市鹿城区黄龙一间皮鞋厂的老板章女士意味着在鞋业拚搏十几年,她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除了原材料、人力成本的上涨,目前最大的现象是整个行业相对国内的消费量来说,产能越多,市场无法消化。“我去年在全国各地消费旺盛的地方开了四家店,但都没做下去,只剩下一家。”“生产30双鞋,意味着只能30双最终卖到消费者手里,70双压在零售商手里,市场消化不了。”“倒入手里所以亏,在国内正确处理都正确处理不掉,30元出厂,正确处理价15元,还得是村里人 要的清况 下。”“现在到哪里看了鞋也有头痛。”

  温州双屿一间鞋厂的老板吴先生也表示,市场比起去年差,人力成本、原材料成本上涨都压迫了利润,外单所以必好做,结构结构经济环境也有好,“融资成本也在增加,生意现在只能 差,外销的欧元汇率在跌,所以合算。”

  章女士认为,在市场原本艰难的清况 下,也有有企业被淘汰。

  除了市场不好,央行收紧信贷也令当地中小企业融资困难,从而意味着或多或少企业走上民间融资的道路。然而企业一旦只能度过难关,年利率可高达30%以上的高利贷却往往成为企业好快倒掉的推手。

  日前,网路流传一张《温州老板跑路清单》,将近多少月来媒体上报导的众多“跑路”温州老板加以罗列。《清单》称,不包括或多或少小企业。

  《清单》从今年4月份以后刚开始罗列,当月,温州三家老牌企业倒闭,老板“跑路”。以后的6月、7月,每月均有两位老板“跑路”。

  我我觉得《清单》8月份只列出了三位“跑路”老板。但温州中小企业发展助于会会长周德文近日透露,在跑路“重灾区”温州龙湾区永强镇,仅8月份就处在了20多起跑路事件,其中涉及10亿元以上的“老高”(借了高利贷的人)跑了三人。在温州民间金融史上,只能 规模的跑路实属罕见。

  《清单》截止9月22日,9月份罗列了近20位“跑路”老板,负债金额上亿的这么少数。其中仅22日当天,也有9位老板“跑路”。

  继9月20日温州最大眼镜企业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出逃后,又有温州龙湾泰尔铜业、温州五洲轧钢厂和温州综艺鞋业老板于9月25日出逃。

  在可查较大的29家老板“跑路”企业中,有11家从事皮鞋皮革业,电器制造业5家,钢材及铜业4家,餐饮业2家,其余分别所属眼镜业和印刷业等,每一家涉及的资产也有上亿元。

  在众多中小企业老板争相失踪之时,9月27日,正得利鞋业老板沈某从住所的22楼跳下身亡。这标志着当地或多或少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意味着从“跑路”升级为“跳楼”。

  大的企业倒掉往往会牵连一批小的企业。信泰的倒掉使两百多家眼镜配件供货商很难收到货款,只能拿到一张白条,当地眼镜商会称,十几家供货商意味着停产。

  温州中小企业助于会会长周德文表示,最重要在于308年市场环境宽松时,银行追着企业贷款,意味着企业大范围扩展业务。而到了309年,总是 银根收紧,只收钱不借钱,企业的投资步伐一下子刹不住车,结果只能跌落万丈悬崖。

  此前周德文还透露,温州330万家中小企业中已有20%歇业或停业,他甚至还认为,意味着结构环境和国内经济政策方向在今年下两天 依然只能 改变,40%中小企业在今年年底将处在半停产、停产、或倒闭清况 。

  东莞私企苦撑

  珠三角同样是絮状中小企业的聚集地,而东莞是最集中的地方之一。

  东莞市茶山镇贝乐园玩具厂揭老板接受《新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企业没哪些利润,经营很困难,“订单越多,玩具来说,往年或多或少以后是旺季,但今年或多或少以后还是淡季,整个行业也有原本。”以后他还做外销,但现在完整版做内销,以后 竞争还很激烈。

  一个多多 月前,他告诉《大纪元》记者,除了税收高,原材料也涨价所以有,进货成本提高了10%左右,除此之外,人工成本也提高了,“工人工资意味着涨到2,30至 3,30元人民币,去年才1,30至2,30元,上涨在30%左右。”现在他再次提到:“人力成本、原材料成本也有涨,厂房租金、水电费都上涨了。”

  他认为,最大的困难是国家只能 贷款,“我我应该 贷给中小企业,怕老板跑了。”而民间融资风险越多。“或多或少企业贷了高利贷,想维持下来,里面就倒闭了,债也欠了一屁股。”

  “亲戚亲戚朋友也有苦是支撑,利润很低也在做,维持生存。”揭老板说,像亲戚亲戚朋友原本的企业“基本上都原本”,在东莞经营困难的大约30%,或多或少经营不下就倒闭了。

  他还透露,目前当地的制衣行业更加困难,现在所以有所以是苦是经营,也意味着倒闭所以有。总体来讲,他所在的地方,“当地30多家企业,意味着倒闭有一、二十家。”

  他还表示,这边也有“跑路”的老板,在他工厂旁边一家老板在上个月以后“跑路”。

  东莞常平一间毛织厂老板萧致和(化名)对《新纪元》记者说,中小企业的负担根本只能 降低,甚至比过去负担更重,“跟去年这么比,今年根本没哪些钱赚,只能亏本。”

  意味着今年国际经济形势不好,意味着中小企业三种生活就不好经营,萧致和透露,“今年接的单也有内单,只能 外单,买来的毛织机器,好的一台十几万,也有分期付款,但一台机器每天要能做出30多元钱的产品,只能 律法律依据赚钱。”

  对于报纸所说的中小企业减负行动,萧致和并只能 看了:“赞助费、管理费等每年也有,对于今年来说,三种生活利润就少,哪些也有企业的负担。政府对中小企业的收费、税呀,也有跟以后一样,也只能 减赋。”

  萧致和表示,从事或多或少行业十几年了,从来只能 遇到只能 困难,“东莞这里的毛织厂也有原本,不管那一家,都很困难。前段时间有个老板月供付不起,意味着跳楼了。”

  此前,东莞资深玩具企业“素艺”和纺织企业“定佳”倒闭,倒闭的还包括大朗宏事达家具公司、灵通涂料公司等东莞最常见的出口型小企业。哪些企业倒闭时间集中在6月中下旬至7月中旬之间,同去特征是,老板在毫无征兆的清况 下卷款跑路,而后供货商上门追讨货款,最终员工获悉消息,集体上门讨要薪水。

  上海、杭州生存难

  紧邻中国东部出海口的是上海和杭州,当地也有絮状加工型的中小企业,目前遇到的清况 所以必理想。

  上海一间中小企业的高管陈女士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中小企业的负担特别,哪些负担让中小企业很难生存。

  对于企业负担,她表示,首先是17%增值税,属于流转税,“税率很高,意味着或多或少小企业进来的发票,不一定有进项,只能抵扣,是很高的,意味着生意很难做,以后 还有企业所得税等。”

  除了税收之外,或多或少乱收费、乱罚款的现象还很严重,“上次当地工商分局罚款亲戚亲戚朋友企业30万元,开了30万元的白条,里面盖了一个多多 很模糊的财务专用章,也有亲戚亲戚朋友单位的,这根本所以‘智能套现’。”

  对于工商局对郑女士所在企业的乱罚款开白条,举报的作用不会大。陈女士说:“我告亲戚亲戚朋友,可写了举报信给上海市工商局,最后这举报信反而转到被举报的单位——上海闵航工商分局去了,还派人到单位来找我……”

  为了在政府机关办事要能顺利,她透露,中小企业可不会能不断的给政府机关送礼,“平时过年过节,哪些购物卡呀、东西呀也有能断的送,断了马上有脸色看了,就不好办事了。每年要‘孝敬’两次,最起码的,中秋节一次,过年一次,不‘孝敬’(人家)不开心的,前几天中秋节,哪些月饼呀、水果呀、OK卡了(购物卡),你都可不会能 是不给他,办哪些事就卡住了。”

  除了哪些之外,企业可不会能应对赞助、授课之类的。陈女士说:“有一家企业被当地镇政府要求每年赞助多少多少,说是为正确处理当地贫困户的现象,最后给一个多多 白条。上次还有教育局的哪些领导,来上课,上的课根本没用,现实根本也有那样的,又忽悠了老板2万元去了。”

  最令陈女士心中憋屈的是,相关单位“不去整央企、国企、政府机关,专门整小企业。”

  陈女士还透露,中小企业现在融资很难,不得不通过或多或少担保公司融资,“我还有一个多多 企业,现在融资的年利率达到22%。”她说,意味着中小企业各种成本打上去同去负担太重,意味着经营困难,“干哪些都亏。”为了生存,或多或少企业不得不以后刚开始靠造假来降低成本。

  陈女士透露,有或多或少老板,经营不下去,就絮状让供应商供货,再低价抛出去,变现絮状现金,以后 用集体旅游或或多或少法律法律依据支开员工,最后老板消失了,工厂关门了。“最近青浦区也还有一个多多 搞汽配的老板跑了,以后还是纳税大户。”

  杭州萧山的贾老板也有同感,他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形无形的费用令企业很无奈。如企业的各种证件,营业执照、许可证之类的,每年也有来收一次钱,所谓的年检所以收钱。各个政府部门可不会能搞各种培训,实际也是收些费用,企业是不得不交。

  贾老板还表示,意味着企业不小心违规,则罚款从数千到数万,全凭当官的说了算,关系好按最低,关系差就按最高,这使企业有时付出的费用越多。

  打上去当前经济环境不佳,哪些都构成了当地企业经营困难的意味着。他很希望政府能减税,“放水养鱼”。

  民间借贷断链 私企面临崩溃

  大陆私企资金链断裂,“高利贷借钱是找死,不借钱所以等死”。中国官方把钱借给美欧富裕国家,任凭国内资金严重过高 ,有钱的负电子无法与缺钱的正电子相结合,或多或少被人为隔离所产生的高强电压,电死的何止是私人企业?

  有增值意愿的民间闲散资金,和可不会能资金维持发展的企业,就好比一杯溶剂中的正负电子,我希望不强行阻隔,它们总会自发地聚集在同去,从而生成一个多多 稳定的化合物。正常人类社会清况 下也有原本的景象,不过在当今大陆却再次出现了种种怪象。

  私企老板大逃亡

  最近,“温州老板大逃亡”的消息引起世人的关注,仅9月22日一天,官方称温州也有9个私企老板因躲避还债而悄悄逃走。

  9月20日晚11时左右,信泰集团执行总裁胡明芬不安地给温州市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打去电话,说老板胡福林意味着跑了。此时胡的电话已打不通。直到21日早上,胡福林总是 主动给胡明芬打电话,说意味着投资规模过大、面过广,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以后证实,这位董事长意味着逃到美国了。

  信泰集团成立于1993年,员工3,000多人,旗下的“海豚”牌是中国眼镜业唯一的驰名商标。除了眼镜业,胡福林还涉足太阳能光伏、房地产等行业,其目标是中国民营企业30强。据统计,信泰集团去年光眼镜的产值也有2.72亿元,今年1月份到8月份产值1.25亿元。

  不过意味着对形势判断过度乐观,战线拉得太长,投入也很大。据知情人介绍,前段时间银行将胡福林借贷的资金撤销去了,他只好通过民间借贷正确处理资金来源,“一个多多 月光利息就要还2,30万元,一年的利息所以3亿。只能 多钱为什么我么我还?”传说胡福林真实欠款是20亿。

  同样面临资金链断裂的还有温州“永久弹簧”厂的董事长高志胜。据乐清当地媒体的报导,“永久弹簧公司的欠帐中,社会上的欠帐约达5,000万元,其中约有 2,000多万元是高利贷。担保公司将高志胜的女儿控制住,高志胜只好用自己将女儿换回来。有消息说,高已请求政府成立清算小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收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084.html